您现在的位置:正规十大赌博网站 > 学科站点 > 历史 > 正文内容

抗疫故事:“老龄”的上海、不期而遇的疫情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更新日期:2020-02-14 浏览次数:

  
 

   (图1:上海居民小区门口设立的回沪登记处)不是因为这次突然暴发的新型冠状病毒导致的肺炎疫情,我此时应该已经如往年那样奔走在家与办公室、办公室与采访地点之间。

  
 

   然而现在,因为春节返乡而被迫在家自我隔离,我们一家三口都每日蜗居家中。 上海的最新政策,据说在2月底之前中小学都不会开学,也就是说,这种日子可能还会延续一段时间。

  
 

   这次最想说说的,是随着小孩读书,我们临时租房到上海徐汇这幢高密度的老式住宅楼后发生的一些故事。 与此前每层两户人家的标准单元楼不同,我现在居住的小区大约有四、五幢这样高密度的筒子楼,每幢高28层,每层8户人家,共享两部电梯。

  
 

   算算看,每栋楼居住了200多户人家,因为人口密度大,对疫情防控也尤其严格。

  
 

   (图2:上海徐汇区高密度居民楼群)这里的结构是每侧四户人家,中间原本有环形过道通向电梯间,但据房东介绍,早些年,住户们自己用栅栏铁门将一部分过道圈起来据为己有,带来了诸如通风、安全隐患等相关问题。

  
 

   然而由于某些不为人知的原因,相关管理部门并未彻底解决这一顽疾,我所在的居室甚至与隔壁邻居亲密接触,厨房出风口成为他家里一部分,使得彼此均不方便。 我家左边的邻居,是一对老夫妻俩,老头姓陈,今年84岁,老伴比他小六岁。 我家右边邻居是一位独居的老头,姓刘,74岁,据说退休前在上海某新闻单位就职,上海一家英文报纸也是他亲自参与创办的。

  
 

   从去年10月底搬来此处,我便会主动与他们聊天。 老陈个头高大,曾经是一位拖拉机厂工人。 他老伴毕业于上海财经学院(上海财经大学的前身),衣着得体,看起来便是有知识的人。 最近一段时间,由于肺炎疫情管控,我们响应政府号召在家办公,与邻居们,也只能偶尔在楼道碰到,彼此都戴着口罩,也不再深聊。 每次外出采购,我妻总会问,要不要帮老陈一家顺便买些蔬菜瓜果回来,但我始终没找到合适的机会提出来。

  
 

   以前与老陈聊天时得知,因为年纪大了,他们嫌每天做饭麻烦,平日都是直接去外面买些熟小菜,家里只需煮些米饭就可以了。 只有在每周六会定点请钟点工阿姨上门,炒几个菜,顺便打扫家里卫生。

  
 

   他们儿子在上海,儿女早已定居澳洲。

  
 

   如今见面的机会少了,只有隔着厨房窗子还可以听见老陈夫妇俩起居、说话的声音。

  
 

   也谈不上是什么牵挂,只是偶尔会在脑海里想象一下这对老夫妇的生活。

  
 

   (图3:居委会贴在电梯口的各种抗疫资料)至于右边的邻居刘老师,我最近看见过他在日本创业的女儿,但没有深问,我估计是特殊时期担心有什么意外,女儿专门回来照顾父亲吧。

  
 

   我搬家来此的几个月里,从未看见过他的其他亲人。

  
 

   此前,刘老师在过道阳台上侍弄他的几盆花木,我陪着他聊天。 他告诉我,此前在上海一家主流新闻媒体工作,退休时是总经理助理的职位。

  
 

   当我谨慎地问起您爱人还在吗?时,他说他爱人十分健康,但因为家里有两套房子,加之各自都有事业,为了减少干扰,索性选择独居、分居。 对于这个理由,我个人是不认可的,但实在是不便深究。

  
 

   我也听他说过,他女儿是上海一所知名高中当年高考的第五名,本来是要去美国读书的,但正好遇到美国轰炸我国驻南斯拉夫联盟大使馆事件爆发,于是临时改道留学德国。

  
 

   多年后,又与德国丈夫一起去日本开了自己的公司。

  
 

   日本近一些对于刘老师的这个解释,我是信服的,或许也侧面印证了他们老夫妻俩的关系吧。 疫情开始之后,我仅有一次看见他女儿,由于是晚上并未看得真切,我只是礼貌性地寒暄了一下。

  
 

   再说我也是新搬来的住户,不合适过于热络。 更多时候他们家的门是紧闭着的。

  
 

   此前有过敲门进去借书的经历,但如今非常时期,这一想法还是作罢吧。 平时电梯上下楼,看见老年人是家常便饭,甚至有独自一人驾驭轮椅进出的老奶奶。

  
 

   我粗略估计这栋楼224户人家当中,应该会有超过一半是70岁以上的老人。

  
 

   至于是如我左右的邻居这般独居,抑或是与子女幸福同住,那就不得而知了。

  
 

   我总是喜欢做一些无谓的揣测,这里房型较为局促,要想两代人一起住并不现实吧。 撇开邻居不说,光是我们一家人的基本生活,也免不了至少一日一次的外出。

  
 

   在电梯里最无聊,仍免不了听见那些戴着口罩的老邻居之间交谈。 此前我并不知道本幢大楼有确诊患者,前几日听说这一重大情报之后,我赶紧回家告诉妻子说今后冲马桶时,一定要盖上盖子,减少或避免病毒在空气中传播。 (图4:小区检查人员尤其注意外地车牌)由于是大型居住小区,原本不同角落都有小门供住户进出。 疫情演变以来,近日只留下一个门,门卫室有专人负责询问、检查,当然接受额头体温检测也是必需的。 昨日我背着双肩包去菜场想买几个蒜头和料酒,与平日空着手进出有所不同,门口检查人员拦住我询问:你好,是哪里来的?我支支吾吾一时不知如何回答,冷静了一下我说我是住户,出去买东西的。 我也看了不少防控疾病的科普文章,也有一线医生发来音视频,据说,考虑到潜伏期或轻症期的传播性比较大,此次新冠肺炎疫情的患病人数应该还会有所上升,但预计大多数患者体内病毒都可依靠自身免疫力、抵抗力逐渐治愈,因此一方面要保持适量的体育锻炼,同时更要保持积极乐观的情绪状态,不要过分恐惧焦虑。 (图5:记者租房所在楼道电梯间)就我们家而言,除了每日晚间会带领小孩在电梯间跳绳锻炼之外,就是趁着没人时,在这楼道里散散步,享受一下方寸之间的怡然自得吧。

  
 

   与每个人一样,我们祈祷这场疫情早日过去!。

(责任编辑:admin)
【字体: